更多天气
首页 \ 文物工作 \ 国宝单位 \ 正文


 
柳亚子故居
 
      古镇黎里自西向东蜿蜒着一条三里多长的市河,在市河中段北侧岸边坐落着一幢古色古香的宅第,这宅便是柳亚子故居。
      柳亚子故居原系清乾隆时直隶总督、工部尚书周元理的私邸,名“赐福堂”。周元理生于康熙四十五年(1706),卒于乾隆四十七年(1782),字秉中、丙衷,原籍浙江杭州,早孤,随母亲返黎里,乾隆三年(1738)中举,历任知县、知府等,乾隆三十六年(1771)授山东巡抚,任直隶总督,乾隆四十五年(1780)擢升为工部尚书,因年老多病,翌年他引疾乞休。越明年,返回故里,未半载,病逝。据当地方志载,周元理原居黎里镇上寿恩堂老宅,显赫后迁居于新宅,故可推知赐福堂建于周元理任直隶总督至工部尚书期间,距今已有两百二、三十年了。全宅前后共有六进,分别为门厅、茶厅、正厅、楼厅等,占地面积 2603平方米,大小房屋101间。1922年秋,著名近代爱国诗人柳亚子向周氏后裔典租了该宅的第四、五进,这里便成了一代诗人会见四方爱国人士、议论国家大事、编辑《南社丛刻》、撰写爱国诗词文章的地方。1927年5月,柳亚子遭国民党“清党”之难,离开这里,流亡日本,从此,一去而不复返,但这里第四、五进始终保持着柳亚子一家生活的原貌,直至新中国成立。1982年3月,柳亚子故居被列为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1987年5月28日,由民革中央等6个单位在柳亚子故居举行纪念柳亚子先生诞辰100周年活动及柳亚子半身塑像落成剪彩典礼,柳亚子纪念馆正式对外开放。
    如今,故居大门前半轩上悬挂着由屈武题写的“柳亚子纪念馆”馆匾,拾级而上,步进门厅,阵阵浓郁的玉兰花香拂面而来,抬眼而望,仪门上方廖承志题写的“柳亚子先生故居”横匾熠熠生辉。过道尽处,是修竹青翠的庭院。过院进室,是为茶厅。茶厅面阔10. 7米,进深10 .3米,高6 .2米,中间安着落地长窗,厅后装有屏门,厅中央置放着柳亚子汉白玉半身雕像,背衬紫红色帷幕,显得更为端庄慈祥,气度轩昂,基座正面刻着邓颖超手书的“柳亚子先生像”六个大字。雕像后面大柱上镌刻着周恩来1945年为柳亚子所书赠联:“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厅左右两壁上布置着毛泽东与柳亚子的唱和词《沁园春》大幅手迹。
      绕过白色屏门,走过青砖甬道,高敞轩昂的正厅展现在面前。厅前天井里,两边各置立着一块石碑,西侧的是“乾隆梅花碑”,东侧的是“刘墉张问陶祝寿图碑”。正厅名“赐福堂”,面阔13.7米,进深15 .9米,高8. 95米,东侧紧接一楼一底厢楼,西侧连有三楼三底,七开间一字儿排开,气势甚是雄伟,堂上天然几、茶几、太师椅、花架等家具一应俱全,堂正中上方悬挂着一块由当年无锡籍大学士嵇璜题写的“赐福堂”烫金巨匾,下面是由周元理孙子周光纬题跋的八幅董其昌手书颜真卿《赠裴将军》拓片屏条,前后四根大柱上悬挂着两副对联,其中一副为:“座上珠玑昭日月;堂前黼黻焕彩霞”,真切地描绘了当年周府冠盖如云、高朋满座的情景。另一副为:“积善余庆,百代云仍承燕翼;蒙恩受福,九如天保答龙光”。知晓赐福堂由来的人,觉得联中的“承恩受福”四字异常绝妙,原来,当年乾隆皇帝每年十二月初一要在漱芳斋升座,将宠臣爱卿传入,尔后,挥毫书写斗大的“福”字,一一赐予。周元理为官一生,兢兢业业,从不懈怠,深受乾隆喜爱,连续得到御赐“福”字13个。告老回乡后,他选出九个“福”,制成九块精致的匾,悬挂在正厅上。大学士嵇璜与他相交相知,特地书写了“赐福堂”三字制成一匾专程送到周宅。周家就将这匾悬挂起来,同时把此座大厅命名为“赐福堂”。乾隆的九个“福”字加嵇璜“赐福堂”中的一个“福”,共计有10个“福”,因此,此厅又称为“十福厅”。现厅堂以“峥嵘岁月”为题,陈列了大量的图片、资料和实物,展示了柳亚子波澜壮阔的一生,展示了柳亚子的英雄本色和爱国诗人风貌。
      第四、五进两座楼厅,两侧各以厢楼贯通,构成富有吴地特色的“走马堂楼”。第四进是柳亚子一家的生活起居楼,柳亚子一度曾将它命名为“拜孙悼李(列)楼”,楼下居中三间为花厅,厅前建有半轩,轩下落地长窗一字排开,厅后白屏门,眉毛天井两侧为回廊与厅相通,厅内按厅堂陈设布置,两壁挂着柳氏一家不同年代的生活照片。楼上原为柳亚子一家人的卧室,现均复原陈列。第五进为藏书楼,楼下中间三间名为双厅,厅中央悬挂着一副对联:“少年虽亦薄汤武;许身何必定夔皋”。从该联上联的“薄汤武”到下联的贬“夔皋”,可见柳亚子甚为鲜明的反对封建“君王”、“忠臣”的处身立世思想和十分高尚的“许身”民众、报效国家的情操。厅东侧是著名的“磨剑室”书斋,柳亚子的诗集、词集和文集都是以此室来命名的,斋内陈列着柳亚子当年用过的书桌、书橱、书架等物,墙上悬挂着一副由当年南社社员傅钝根书赠给柳亚子的对联:“青兕后身辛弃疾;红牙今世柳屯田”。该联甚为巧妙,上联切合柳亚子的名(柳亚子初名慰高,因仰慕宋代豪放派词人辛弃疾,改名为“弃疾”,并以辛弃疾的别号“青兕”为笔名在报上发表反对“南北议和”、反对向袁世凯妥协的文章),下联则切合柳亚子的姓。第五进楼上西首第一间内有着颇具传奇色彩的“复壁”。1927年5月8日深夜,已叛变革命的蒋介石指派部下到黎里,武装搜捕坚持革命的柳亚子。柳亚子在夫人郑佩宜和女佣的帮助下,藏入“复壁”里,外面用一叠衣箱遮住。反动军警撬门破窗,四处搜查,好在他们并不认识柳亚子,错将那日在柳家作客的柳亚子妹夫当作“柳哑子”带走,使柳亚子得以脱险。在“复壁”中,柳亚子曾口拈《绝命诗》一首:“曾无富贵娱杨恽,偏有文章杀祢衡。长啸一声归去也,世间竖子竟成名。”
      第五、六进之间有着一条长长的碑廊,廊上陈列着36块家乘碑,镌刻了柳氏四代人的世系、行状和事迹。
      柳亚子故居在充盈浓厚人文气息的同时,也展现着高超的建筑艺术魅力。整个故居前后六进,在布局上遵循传统礼制,依中轴线设置各进院落,前堂后寝,屋宇百间,宅侧有90多米长的备弄,同时它也具有自身的布局特色,在第二、三、四进院落中,厢房与正厅之间以墙间隔,从而使厢房前也各有一个小天井,采光、通风大为改善,又可防止互相干扰。全宅原有砖雕门楼四座,其中正厅前的“竹林七贤”门楼最为精彩,在吴中首屈一指,由南京博物院于上世纪50年代拆去收藏。现存三座的图案,或为仙风道骨的牧童骑于牛背上,或为“百鸟朝凤”、“水族龙宫”,或为“出水芙蓉”、“狮子滚绣球”,幅幅刻技精湛,形象生动,让人观之喜笑,赏之无厌。
      柳亚子故居不仅是令人向往的胜地,也是一个纪念、研究柳亚子与南社的专业博物馆。至今,收藏有国家级藏品及其他各种书画500多件,其中《何香凝画柳亚子题红梅轴》、《鲁迅赠柳亚子梅斐尔德木刻士敏土之图》、《宋教仁行书对联》等均弥足珍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