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天气
首页 \ 文物工作 \ 国宝单位 \ 正文


 
师俭堂
 
      震泽宝塔街的东头矗立着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慈云寺塔,西端则安卧着又一个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师俭堂。
      师俭堂建成于清同治三年(1864),由偃王之后明代徐旷的十四世孙徐汝福所创。徐氏在震泽是望族,自徐旷渡淮到江南来,其十世孙徐永昭始居震泽镇,十二世孙徐学健为震泽保赤局创始人,平时轻财重义,建义塾,修桥梁,出粟助赈,收养弃婴,为镇上贤达之士。十四世孙徐汝福,字寅阶,生于清道光十八年(1838),卒于光绪元年(1875),官至礼部郎中,其长子徐泽之,为同治癸酉科(1873)举人,选内阁中书。徐氏亦官亦商,所经营的丝经、米粮两业在震泽都是首屈一指。徐氏家族建房颇多,号称“徐半镇”,师俭堂即是由徐汝福于同治元年(1862),也就是在他就任江苏省抚恤总局局长后两年,在毁于咸丰十年(1860)兵燹的徐氏旧宅上建造的。关于师俭堂堂名的由来有两种说法。第一种说法是说“效法张俭”,张俭是东汉人,他初为督邮,后官至卫尉,以高风亮节闻名于世,师俭堂的主人即崇尚此人而取名为“师俭”(“师”为“效法”之意)。另一种说法比较简单,即顾名思义,说是“崇尚节俭”。
      师俭堂坐北朝南,集河埠、行栈、店铺、街道、厅堂、内宅、花园、下房等于一身,是一座反映晚清时期江南古镇特色及当时工商士绅政治、经济、文化、生活面貌的代表性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研究价值。全宅计有六进,通宽五间,占地2700余平方米,共有大小房屋150余间。
      师俭堂的第一进濒临震泽市河——荻塘。如今,站在荻塘下岸隔河而望,只见高高的师俭堂挺卧在碧水岸上,黛瓦鳞次,屋脊飞翘,已经历百多年风霜雨雪洗刷的门窗透射着褐黄色的光彩,墙脚下的石驳岸仍是那么整齐、坚实,那两落水“人”字形的河埠仍是那么轻盈、灵巧……很难想象这里以前曾经舟船交会,商贾云集,主人曾将这第一进作为米行,把一船又一船的谷米驳上又卸下。第一进通过“眉毛天井”与第二进连通。这第二进北临宝塔街,在当时乡脚颇大、商业发达的震泽,主人将此作为了店铺。从第二进走至第三进,要穿越宝塔街,主人便在两边的山墙上开了券门(券门砖刻题额“仁里坊”,“仁里”二字取自孔子《论语.里仁》篇:“里仁为美”),将街道纳为宅内的一个狭长天井,使家人们穿街时仍有走在家中的感觉。
      第三进门厅临街建有一座4米宽的木雕门楼,这与苏州民居“一般大宅门口为六扇墙门,本身不具有过分突出的尺度或装饰”大相径庭,凸现了震泽地处吴头越尾的地域特征。门楼上面三根月梁上的雕刻甚是精美。第一幅说得是状元及第的故事。第二幅说的是三国时,刘备去东吴招亲,在军师诸葛亮的精心安排下,与吴国之主孙权的妹妹孙夫人喜结良缘后,顺利离开东吴返回蜀国,诸葛亮驱船前来迎接刘备。这幅雕刻所说的故事与宝塔街东端慈云寺塔的传说有着联系。慈云寺塔原名“望夫塔”,传说当年孙夫人受其兄长孙权之骗,从蜀国回到了东吴,可她一直想着刘备,日子一长,思念更切,于是,在这里建造了一座“望夫塔”,每天登高,遥望西蜀。第三幅刻的是“福禄寿禧”四神。门楼内为过道和宅门,两侧以前各开着商店,东边为棉絮店和水果店,西边则是双开间的南货店。
      穿过门厅进入第四进的天井,高大的敞厅展现在面前。敞厅面阔五间,进深21米,通高9米多,两侧经轩廊通往厢房,中间三间作为正厅,是整座师俭堂的中心,厅内“师俭堂”大匾高挂堂上,以前在这块堂匾的前面还悬挂着两道蟠龙金框圣旨。正厅依照官府厅堂式样营造,柱石粗壮,雕梁画栋,极具官宦气派。由于主人亦官亦商,在清同治年间直至抗日战争爆发,主人经营的“恒懋昶”丝经行一直设在这正厅里,主人家的祭祀礼仪及其他商事交易活动也在此厅内进行。正由于厅内要进行商事活动,因此将整座厅堂建为敞开式,这在江南一带的古宅中是很为少见的。
      敞厅里布满了雕刻,不论是人物花鸟图案,还是神兽吉祥图案,都造型精巧,形神有致。站在前厅,抬眼往两侧而望,犹如在观看《三国》连环画:挑头中间东侧是“空城计”,西侧为“长坂坡”,轩上月梁东侧雕着“刘备回荆州”,西侧刻着“孙夫人回东吴”……梁柱间,则饰有6对枫拱,俗称“纱帽翅”,上面雕刻着卷叶花纹,金碧辉煌,显示着主人当年的显赫。
      第五、六进为楼厅,有走马楼环通。第五进楼下明三间为厅堂,是主人宴请宾客、家族团聚的地方。第六进既是内宅,又是主人聚财之处,西侧北部建有暗室,东侧北部则建有高高的更楼,雇更夫每夜登楼,察看宅内外的动静。师俭堂的雕刻特色在第五、六进里得到了进一步的体现。第五进正间、边房的底层与二楼交接处,立着八只木斜撑,这些斜撑只只都是玲珑剔透的雕刻物,上刻吕洞宾、铁拐李、何仙姑等八仙的图案,正间六扇黄柏落地长窗上刻着“武松打虎”等《水浒》故事图案,第六进厅内格扇上裱以书画屏条,裙板上雕着花卉盆景,散发出一股股清淡素雅之气。楼下雀宿檐雕着梅、兰、竹、菊“四君子”图案,甚是惟妙惟肖。师俭堂的木雕精美,砖雕也颇有特色。全宅每一进的背后都造有砖雕门楼,其雕刻或为人物故事图案,或为花鸟图案,或为几何图形,每座各不相同,或沉稳、细腻,或纤巧、玲珑,或明快、简洁……步在师俭堂里,真犹如置身在一个雕刻艺术展览之中。有人作过统计,师俭堂内共有244幅雕刻,其中砖雕27幅,石雕4幅,木雕213幅。
      从第五进往东行,便进入师俭堂的内园——锄经园。园名取自《汉书.儿宽传》中“带经而锄”句,全园占地420余平方米,北宽南窄,呈不规则梯形。如是秋日,一入园中,一股浓烈的桂花香便会迎面扑鼻而来,园中栽种着一株高大的木樨树,当地老人也说不清这树的具体年龄了。园北侧是“益寿轩”,当年宅主的母亲常到这里来拜佛念经。出轩过月洞门,是四面厅,厅四周排列着细花透雕长窗,厅顶安有藻井,悬挂着四只玲珑的透雕花篮,在这里品茶、弈棋、看书,别有一番情致。园南侧是藜光阁,阁名取自《晋书.山涛传》:“以母老,拜赠藜杖一枚”,以示徐氏子弟之尽孝。据当地方志载,此阁为“震泽园林第一景”,由吴昌硕的老师、太守杨岘题额,跨上阁内的窄梯而登,只见阁上仅容一桌,真可谓小巧景致,推窗而望,对面佛楼遥遥在望,右侧沿壁曲廊逶迤起伏,错落有致,左侧湖石假山重重叠叠,嶙峋挺拔,一座倚壁半亭翼然山巅,正有人在里面操琴弹奏《高山流水》……说到流水,园内虽无水池构筑,但“利用假山之起伏,平地之低降,两者对比,无水而有池意”,实为“旱园水做”的范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