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天气
首页 \ 学术园地 \ 学术论文 \ 正文


 
辛亥革命时期的南社社友手中二大法宝——“报刊”与“诗文”
作者:吴正明       发布于 2010-6-6 12:56:06
    辛亥革命是以孙中山为首的中国同盟会所领导的一次资产阶级革命。辛亥革命时期,是指辛亥革命从酝酿到爆发直至袁世凯窃取胜利果实的整个历史过程。
    作为辛亥革命标志,1911(旧历辛亥)年10月10日武昌首义的胜利,一方面是因为半个多世纪以来,特别是进入20世纪以来,湖北、武汉地区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日益激化,各阶层人民反抗斗争迅猛发展,为首义成功提供了客观基础;另一方面,也是湖北、武汉地区革命党人长期艰苦、扎实宣传、组织和发动工作,为首义成功准备主观条件。窥一斑见全豹,全国其它地区随着武昌起义枪声,纷纷揭竿而起,不到二个月功夫,全国大多数省份都已宣告独立,1912年元旦,以孙中山为首的临时政府在南京诞生。虽然辛亥革命胜利果实最终被代表大地主、大买办阶级的北洋军阀头目袁世凯窃取,但辛亥革命结束了清朝封建统治和两千年封建帝制。
    南社,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以推翻封建统治为宗旨的革命文学团体。三位主要发起人,一是十六岁就走上反清革命道路,后来加入同盟会和光复会的“双料革命党”柳亚子;另一个则是在日本就参加过拒俄运动和军国民教育会,首倡戏剧革命的同盟会员陈去病;而高旭则是曾继承黄遵宪等人提倡的“诗界革命”的江苏同盟会分会会长。前期的南社,社友大都是同盟会员,虽然表面上与同盟会毫不相干,但实际上却在南社宗旨中不自觉地贯彻了同盟会的思想和主张,成为了中国同盟会犄角,也顺理成章作为中国同盟会的宣传部,为辛亥革命作舆论准备,并高举文学革命旗帜,短时间内汇集许多有识之士,掀起一场颇具规模以摧毁人们灵魂深处封建专制的堡垒,唤起人们民主、自由信念,把矛盾直指束缚、禁锢中国人民的封建旧文化的思想文化解放运动,成为辛亥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和不可缺少的精神条件。
    谈到辛亥革命时期思想文化解放运动,就抛不开南社前期大多数社友的努力,在全国各地报刊主持笔政和众多的撰著这一事实。拿上海这一作为当时全国文化中心点来说,就有《国粹学报》、《复报》、《中国女报》、《神州日报》、《民呼日报》、《民吁报》、《民立报》、《警报》、《大共和报》、《时报》、《申报》、《新闻报》、《太平洋报》、《民国新闻》、《民声日报》、《天铎报》、《中华日报》、《民国日报》、《时事新报》、《生活日报》等等,分别由柳亚子、陈去病、宋教仁、陈英士、于右任、朱少屏、胡朴安、徐自华、李叔同、苏曼殊、杨天骥、周瘦鹃等数十人主持或加盟。难怪当时柳亚子很得意地开玩笑说:“请看今日之域中,竟是南社之天下”。所以,这些报刊实际已成为南社社友宣传革命阵地,并直接为阶级斗争服务。
     当时沪上报界声誉卓著的竖三民,就是南社社友于右任开辟这样一个战斗阵地。
    于右任原名伯循,陕西三原人,1903年中举人,同年冬因讽刺时政遭官厅通缉,走避上海。后东渡日本,结识孙中山,加入同盟会,1907年奉孙中山之命返国办报,在上海先创建《神州日报》,为同盟会革命机关报,并以此为基础,联系“东南八省”的党务,开展革命的宣传组织工作。后连续创办了《民呼报》、《民吁报》、《民立报》(合称为“竖三民”),三报主笔和主要撰稿人,多为南社社友;《民立报》创刊时,柳亚子特撰《<民立报>祝辞》,有云:“奇花初胎,天步方艰,何以勖君,毛瑟三千。”(见《磨剑室文录》上,第235页)。于右任后特邀宋教仁主笔。1911年10月后,在上海《民立报》馆曾为同盟会党人策动武装起义的核心基地和起义集团的总指挥部。这四种面向全国的大型日报,作为反清革命志士的喉舌,大声疾呼为民请命,激扬中华民族的精神,无情揭露清王朝的黑暗腐败及其媚洋卖国行径,愤怒抨击帝国主义列强侵略瓜分中国的狼子野心,进而鼓吹革命,再造神州,为辛亥革命的酝酿,准备与发动,发挥了重要作用。
    尤其《民立报》,在武昌起义爆发后,鉴于国内形势发展和驾驭错综复杂局面的需要,《民立报》代表着民众意愿,及时喊出了合乎时代激流的声音。11月9日,民立报以《革命家之雄》为题,发表评论,希望“国民属望之孙逸仙”能早日归国。文中说:“孙逸仙,革命家之雄也。奔走海外,惨谈经营者数十年,而此次之举,尤多所擘画。凡素抱革命思想者,无不盼望其归国,以人望所归验经素富也。”民立报邀请孙中山先生回国主持政局之呼声,立即引起各方的热烈反应和支持。11月17日,民立报以显著位置刊出了“本报接孙君逸仙自巴黎来电”,电文曰:“民立报转民国军政府鉴:文已循途东归,……今闻已有上海会议之组织,欣急总统自当选定黎君,闻黎有拥袁之说,合亦善宜。总之,随便推定,但求早固国基,满清时代权势利禄之争,我人必久厌薄,此后社会当以工商实事为竟点,为新中国开一新局面;至于政权,皆以服务视之为要领。文临行叩发。”孙中山如此重要的电报直接拍给民立报,其信任非同寻常的。事实上,这时的民立报,已成为革命党人的指挥中心和中枢机关。孙中山在海外与国内同志往来联系,后返国行踪、演讲、临时政府组阁,孙中山先生以三分之二以上投票选举当选,国内海外贺电,大部分是通过《民立报》传递或发出的。民立报一时成为全国人民的焦点。最受欢迎畅销的报纸。由于《民立报》顺应时代潮流忠实的反映了人民的声音,得到了孙中山先生的热情赞扬,并高度评价《民立报》的工作,他说:“此革命事业,数十年间,屡扑屡起,而卒睹成于今日者,实报纸鼓吹之力……”(此载于《民立报》1912年4月17日)。孙中山曾去拜望民立报的同仁时,以中美两种文字亲笔赠词:“戮力同心”。不久,又以临时大总统的名义,颁赠给民立报社一张旌义状,以表彰民立报对革命作出贡献。于右任遂成为杰出报刊的活动家和宣传鼓动家。他在辛亥革民时期的办报活动,不仅为推进反清革命运动作出贡献,而且在中国近代报刊史上,也留下了光彩篇章,冠名辛亥革命时期著名风云人物,当之无愧。
    “南社是诗的”。辛亥革命时期,柳亚子、陈去病等志同道合诗人,汇集“反清”旗子下,以文学鼓吹革命,以诗词作为武器,以报刊、杂志为阵地,发表大量革命诗文,控诉清庭罪恶和封建专制腐朽,激励革命志士斗志,声援各地反清武装斗争及对革命烈士的深切悼念。柳亚子作为近代最卓越的革命诗人,南社盟主,在配合同盟会,以诗歌宣传革命方面作出表帅。他1903年就写下了《放歌》(青年时期代表作),表现他民族民主革命的思想和反帝反封建的强烈要求。例如此诗末五句,云“独笑支那士,论理魔为障,乡愿倡讆言,毒人纲与常。横流今泛滥,洪祸谁能当?安得有豪杰,重使此理彰!仰天苦无言,长歌一引吭”;1904年因怀念明末抗清民族英雄张苍水,写下了《题张苍水集》四首,其二云“北望中原涕泪多,胡尘惨谈汉山河。盲风晦雨凄其夜,起读先生正气歌”。以表达亚子先生对英雄的业绩和他爱国作品敬仰和推重,同时,对清朝贵族奴役汉族人民表示万分愤慨;1906年写了悲愤激昂的反清诗篇《次韵和陈巢南岁感怀之作》二首,一云“朔风凛凛天如死,和汝新诗忍放歌?沧海横流原此际,疾风劲草已无多。凤鸾羅网全身少,魑魅骄人奈尔何?我欲天涯求死所,十年磨剑悔蹉跎”。二云“匈奴未灭敢言家?揽镜犹怜鬓未华。赤县无人存正朔,青衫有泪哭琵琶。入山我愿群麋鹿,蹈海君应访斗槎。留得岁寒松柏在,任他世网乱如麻。”1908年4月,革命党人奉孙中山的指示,在云南边境发动起义,攻占河口,又连克新街等地,柳亚子闻讯,撰七律一首志喜。诗云“帝子南征去不回,滇池今有捷书来。似闻金马仍王气,肯使铜驼付劫灰?赤县重开新日月,鼎湖遗恨旧风雷。几时痛饮黄龙酒,篦子坡前酹一杯。”1910年4月后,柳亚子梦见自己弛聘疆场,追杀敌人,写下《说梦二绝》,其二云:“美人如玉剑如虹,并辔中原杀贼雄。只恨晨鸡辛苦唤,不教杯酒饮黄龙”。1911年12月中旬,南社社友叶楚伧投笔从戎,是时,他投笔从戎,任粤军北伐军参谋长,随粤军北伐自汕头抵达上海,在沪逗留数日,便将挥戈北伐。南社同人为之饯行,亚子先生撰《送楚伧北伐》七律诗二首(见《磨剑室诗词集》上册144页),一云:“投笔从戎信可儿,儒冠误我不胜悲。中原胡马横行日,大陆潜龙起势蛰时。百粤河山秦郡县,三吴子弟汉旌旗。茫茫此日难为别,便醉且拼酒一巵。”二云“青兕文扬旧霸才,登坛曾敌万人来。图南此日联镳返,逐北他时奏凯回。灯影钗光迷扑朔,矛炊剑浙莫迟徊。伫看直捣黄龙日,拂袖归来再举杯”。(叶楚伧也写下一首《与亚子亚云别后军队已陆续出发余亦不日渡江因赋此诗》,诗云“帝域万堞拂朝曦,大将楼船命出师。一幅河山迎送画,隔江烟树主军绩。佳人此去成奇遇,杀敌归来更可儿。河洛即今生浩劫,好凭挞伐济仁慈。”);亚子先生还写下了不少讨袁诗文。陈去病也是一位卓越革命诗人,早在1903年就写下了“誓死肯从穷发国,舍身齐上断头台”革命诗句;另一首《江行》,诗云“鱼龙呼啸水奔撞,百万蛟鼍恐未降。独有东吴陈季子(指陈去病自己),烈风雷雨过长江。”还写了一首悼邹容烈士《稼园哭威丹》,诗云:“半春零雨落缤纷,烈士卷凉起九原。正是家家寒食节,冬青树底赋招魂。怜君慷慨平生事,只见寥寥革命军。一卷遗书今不朽,诸君何以复燕云。”宋教仁,著名反清志士,同盟会重要成员,他也为黄花岗起义写下了《哭铸三尽节黄岗》,诗云:“孤月残云了一生,无情天地恨何平。常山节烈终呼贼,崖海风波失援兵。特为两间留正气,空教千古说忠名。伤心汉室终难复,血染杜鹃泪有声。海天杯酒吊先生,时势如斯感靡平。不幸文山难救国,多才武穆竟知兵。卅年片梦成长别,万古千秋得有名。恨未从军轻一掷,头颅无价哭无声。”还有其他社友佳作,例:李德群《登岳阳楼》,诗云“旧闻洞庭胜,都在岳阳楼,水落湖天阔,烟空云树秋,希文何日乐,子美一生愁。太息膻腥满,江湖欲白头。”,朱梁任的《渡江》,诗云:“风雨渡瓜洲,离家事壮游。横刀征北虏,击楫立中流。诗思军旗冻,乡情腊鼓收。饥寒浑不觉,九世有深仇。”周实丹的《痛苦》中诗句,一云“誓起鲁阳麾赤日,忍教胡月犯黄天”;二云“匣中夜夜清锋啸,愿作人豪不羡仙。”有的社友还将诗句成对联赠友互勉,抒胸述志。如柳亚子为子霖先生所撰“少年虽亦薄汤武,许身何必定夔皋”行书七言联(现藏柳亚子纪念馆)。从薄汤武、贬夔皋,可见柳亚子反对封建“君王”、“忠臣”的处身立世思想,以及许身民众报效国家的高尚情操。又如宋教仁赠壮公的“白眼观天下,丹心报国家”行书五言联(现藏吴江柳亚子纪念馆),题跋为“民国成立后一是,遇壮公海上天铎社,剑光闪闪,胆胆逼人,湖海青灯,订知交焉,君于九、十月间毁家成中国少年社,社友如行者再,大功告成在指顾间,用书一联,以博一笑,武陵渔夫。”(壮公,江苏太仓冯平别号,早年加入同盟会,参加南社首次雅集,辛亥后,与柳亚子同在《天铎报》主持笔政,在辛亥革命时期为推翻封建王朝愿毁家献身,与宋教仁相仿,都用一片丹心报效祖国,名垂青史)。又有缅怀秋瑾革命先驱的“侠心通剑气,丽句有金声”行书五言联(现藏吴江博物馆)等。
    “报刊”与“诗文”,是辛亥革命时期思想文化解放运动中,南社社员手中的二大法宝,他们高举反清旗子,鼓吹文学革命,以报社为革命的营地,以报刊为前沿阵地,以诗文为革命的号角和武器,义无返顾,与顽固封建专制和封建旧文化进行顽强的搏斗,彻底动摇了其根基,为后来的“五四”新文化运动创造了条件。
    辛亥革命时期,以柳亚子、陈去病等为代表大多数南社社友,满怀革命豪情,旺盛的斗志,用笔墨和口舌鼓吹革命;还有黄兴、宋教仁、陈其美、于右任、范鸿仙、李根源等参加武装斗争或为武装起义谋划工作;以由宋教仁、陈其美、孙竹丹、周实丹、阮梦桃等为革命捐驱。都为辛亥革命作出了卓越贡献,在近代革命史上留下了光辉灿烂的一页。
 
                              2001.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