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天气
首页 \ 学术园地 \ 学术论文 \ 正文


 
吴湖帆的书法及诗词艺术风格
作者:刘育钢       发布于 2010-6-6 12:54:17

      吴湖帆 (1894.8.22 - 1968.7.18),江苏苏州人,初名翼燕,又名倩、倩庵,东庄,别署丑簃。斋名梅景书屋。清代著名书画家吴大澂之孙。他世居吴中(今江苏苏州),自幼受家庭薰陶,年轻时拜陆廉夫学画,赴上海后创办书画事务所、正社书画会。1939年开始设梅景书屋招生授徒。以后军阀混战,避乱迁沪,卖画为生。新中国成立,备受礼遇。其代表作有《峒关蒲雪图》、《庐山小景》、《写米芾诗意》、《芙蓉映初日》、《荷花》等。不幸的是,在文革年代蒙受不白之冤,含恨而死,卒年75岁。
      作为海派著名国画大师,吴湖帆先生一生在绘画艺术等方面有着极为显著成就。他早年与溥儒被称为“南吴北溥”。民国时期与吴待秋、吴子深、冯超然被称为“三吴一冯”。20世纪30年代,在中国画坛也有“南吴(湖帆)北张(大千)”之誉。然而吴湖帆不仅仅在绘画艺术上有着极高的造诣,他在书法及诗词艺术上同样有着很高的成就。他精于行楷,纵观他一生,总体可将他的书法师承和发展分为四个阶段:
      初师法薛稷,临宋徽宗瘦金书。薛稷的书法用笔纤瘦,结字疏朗,自成一家。与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并称初唐四大书家。宋徽宗的“瘦金书”就是由薛稷书法演化而成,赵佶虽怠于政治,艺术造诣却极高,尤对书法情趣颇浓,他独创的“瘦金书体”,其笔法刚劲清瘦,结构疏朗俊逸,形如屈铁断金,匠心独具,堪称艺术精品。阅读吴湖帆的书法作品,不难感觉到薛、赵对吴氏书法的影响。在吴氏前期的作品中瘦金书体有着极好的体现。
      吴湖帆师承的第二个阶段是,由戴熙、欧阳询、董其昌入手,工行楷。因其妻潘静淑入嫁吴门时,她父亲潘祖年(潘祖荫之弟)是清代一位收藏大家,在给女儿的嫁妆中,有三件欧阳询的名帖:《化度寺塔铭》、《九成宫醴泉铭》与《皇甫诞碑》。然而在吴家传给吴湖帆的书画藏品中,恰巧亦有一件欧阳询的碑刻拓本《虞恭公碑》。于是,四帖历经沧桑而汇于一室,极为难得。得稀世之品,吴湖帆为表达内心的喜悦,专刻有一章,“湖帆宝此过于明珠骏马”。又因为欧阳询四件名帖汇聚一堂,他还将自己的书斋自诩为“四欧堂”。在他25岁那年,吴湖帆又从常熟翁氏处获得董其昌《戏鸿堂法书》十巻。吴氏朝观夕摹,书艺大进。从此其书法风格上有了很大转变。
      师承的第三个阶段,吴湖帆又得米芾“多景楼诗卷”真迹,从此开始专攻米芾,学米芾娟秀与痛快之风致。米芾平生于书法用功最深,成就以行书为最大,是北宋四大家的杰出代表。其书体潇散奔放,又严于法度,苏东坡盛赞他 “真、草、隶、篆,如风樯阵马,沉着痛快。”就连吴湖帆的斋名“梅景书屋”也是因米芾的书法作品《多景楼诗巻》和他夫人的南宋木刻画谱《梅花喜神谱》而得来的。由此,吴湖帆的书法、题画字体不是宋宣和,便是米襄阳。
      从六十年代起,是吴湖帆先生的绘画风格的一个转变时期。在书法上也进入到第四个师承阶段,他临习怀素草书《自叙帖》,这一时期的书法作品大多是行草书,风格清超雄健。与此同时相匹配的是他画风向苏轼、赵孟頫的大写意画法的拓展。题款多为草书,而非以前惯用的取法赵佶、米芾的行楷。
      综述吴湖帆的书法特色是融名家之所长,扬自我之特色。吴江博物馆馆藏的二件吴湖帆先生的书法作品就是一个很好的佐证。
      其一、为吴湖帆先生书写的倪云林七言诗立轴,正文“何逊来时梅似雪,小山竹树写幽情,东风吹上毗陵道,为报相思梦亦清。”落款:孟嘉仁兄雅正,癸酉五月吴湖帆;印:吴湖帆印 (朱文方印)、翼燕(白文方印)。该作品长130㎝×宽32.5㎝,采用瘦金体书写,字体端庄秀丽,结体瘦长,运笔挺峻,横划收笔带钩,竖划收笔带点,撇如利匕,捺如切刀,坚钩挺脱有力,字体搭配和协自然,浑然天成。其铁划银钩,玉骨显露,冷峭俊美,风姿飘逸,同时整幅作品中又体现了米氏书体的韵味,为吴氏四十岁时的作品。
      吴湖帆十分崇尚元画家倪赞倪云林的绘画成就,吴湖帆曾有过这样一段言语:“学古人画至不易,如倪云林笔法最简,寥寥数百笔可成一帧;但摹临者虽一二千笔仍觉有未到处。” 用倪云林诗句书写赠送友人,崇敬之意可见一斑。
      其二、为吴湖帆先生的自作八言对联,正文“奇思忽来诗堪下酒,侠情一往云可赠人。”落款:吴湖帆;印:吴湖帆(朱文方印)、倩庵书印(白文方印)。该作品长135㎝×宽22㎝×2,采用行书体书写,当为吴氏后期作品。1939年,其夫人潘氏急疾不治,瘁然而逝,给吴湖帆精神上刺激很大。吴氏在《故妻潘夫人墓状》中写道:“呜呼痛哉!金镂长埋,佳城永闭,我心碎矣,君灵知否?”为表怀念之意,他从这时起更名为“倩”,自号“倩庵”。 从整件作品来看,每字都有侧倾的体势,欲左先右,欲扬先抑,充满了跌宕跳跃的风姿、骏快飞扬的神气,吴湖帆深得米芾的用笔要领,十分重视作品整体气韵,兼顾细节的完美,成竹在胸,书写过程中随遇而变,独出机巧。在正侧、偃仰、向背、转折、顿挫中隐现着飘逸超迈的气势、沉着痛快的风格。
      再读先生整幅对联,品味再三,只觉得胸中空空灵灵,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油然而生。吴湖帆常于笔闲之际取唐宋名家诗词览读,一九三二年,其夫人潘静淑随吴梅学词,吴湖帆先生也向吴氏请教,渐入倚声门径。他的词主学周邦彦、吴文英。周、吴分别是北宋、南宋婉约派的代表词人,周邦彦的词,典雅含蓄,富丽精工;吴文英的词,意象和色彩比较浓丽明艳。吴湖帆先生的词不仅力追周邦彦、吴文英而且深入三昧。不仅如此,他还以画笔再三描摹周、吴的词意,来传其神韵。吴湖帆的词是自然流露的,也是多愁善感的,多愁善感得天天然然。吴湖帆先生用自己丰润清腴的字,抄录自己丰润清腴的词,这是一个妙境,是两美相并。因了这两美相并,这字更见丰润清腴,这词也丰润清腴到了十一分。有时觉得艺术殿堂中的吴湖帆真像大观园中的贾宝玉,怡红快绿,不着浊流。
      吴湖帆先生是集古人成句的高手。吴湖帆填词的成熟期在八年抗战,上海沦陷那段时候。翻看先生的词集,便可见到了几首惊心动魂的豪放之作。譬如《洞庭春色·卢忠烈十骥咏真迹次陆放翁韵》,开首就是“不二为忠,不移云烈,亘古几人。正强敌当前,残师喋血,权奸扼后,良将完真。”由此看到的吴湖帆先生不只是“真才子始多情”,而是“大英雄能本色”了。吴湖帆填词不只是在于他的文化欲望,还在于他的自我完成。在中国字画的原野里,大概没有一个高人不把思维和灵性浸泡在诗词里的。吴湖帆几乎成了最后的那一茬中的人物。在他中年时期,在旧体诗词方面的修炼上,已经达到了一种可以感受到宋人气息的境界。吴湖帆用词题画,用词悼亡、感旧、咏物、考证,以现实主义创作手法用词记录他的情怀和种种人生感悟,
      吴湖帆在二十世纪中国画坛号是不同凡响的,他是中国画传统精神的真正代表。吴湖帆出身名门望族,他的祖父吴大澂是清同治时的进士,官至广东、湖南巡抚,还参加了著名的中日甲午战争。吴大澂不但是一个高官,更是书画、古文字、诗词、收藏鉴赏诸方面都有建树的一个大文化人。吴湖帆则是他当之无愧的继承者。出身于世代簪缨诗礼之家的吴湖帆深知传统的奇正之辨。所谓“奇正相生,循环无端”, 且不说天赋,任何一个大文化人,都是需要超乎常人的修炼的。从普遍性而言,只有立足于正文化才有积极的价值。因此,他尽管也十分欣赏奇文化,包括八大、石涛,但他个人的价值取向,则是更倾向于正文化的。这从他的人品、画品,书品、词品乃至藏品,都可以反映出来,清真平和,堂皇典丽,一片雍穆气象,而绝去怪力乱神,狂肆怒张的酸颓落拓。论他的人品,他的一生也颇多挫折,接二连三的打击降临到他的身上,一点也不比那些野逸派的画家轻微。然而,他却并没有丧心病狂地怨天尤人,愤世嫉俗,而依然恪守温良、恭俭、谦让的准则,宠辱不惊,一派大家风范。
      张大千所称生平佩服的“两个半画家”中,第一个就是吴湖帆。大千先生十分推崇吴湖帆先生的山水画,称吴湖帆为“当代第一人”,大千先生曾有过这样一段文字:“吾昔日游京师,见溥心畲,作画出入古今,以为平生所见一人,及至上海,识湖帆先生,其人渊博宏肆,作画熔铸宋、元而自成一家,甚服我心。乃知天下画人未易量也。”吴湖帆先生的绘画艺术成就是为众人所注目的,但是他的书法及诗词艺术成就也是不可多得的,真正的“当代第一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