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天气
首页 \ 学术园地 \ 藏品赏析文章 \ 正文


 
吴昌硕《菊石图轴》赏析
作者:徐莎妮       发布于 2012-2-7 12:37:49
 
      吴江博物馆收藏的《菊石图轴》是清晚期海派最有影响力的画家之一吴昌硕的作品。此图轴纵113.3厘米,横39.6厘米。款识:荒岩寂寞无俗情,老菊独得秋之清。登高一笑作重九,挹赤城霞餐落英。缶道人。铃印:俊卿(朱)。
     吴昌硕(1844-1927年),初名俊,又名俊卿,字昌硕,又署仓石、苍石,多别号,常见者有仓硕、老苍、老缶、苦铁、大聋、石尊者等。浙江省孝丰县鄣吴村(今湖州市安吉县)人,是晚清著名画家、书法家、篆刻家和诗人,为“海派”画家中的代表,是杭州西泠印社首任社长。吴昌硕与虚谷、蒲华、任伯年齐名的“清末海派四杰”。他出身书香门第,祖父和父亲都是举人,均作过官。吴昌硕成年后即逢太平天国起义的战乱,为避兵火,与父亲吴辛甲流离失所数年,战后回安吉时已是满目疮痍,母亲及未婚妻章氏皆死于此劫。他与父遂迁至城中,辟地数亩,名曰芜园,开始了耕读生活。他苦读数载,中了秀才,与施氏联姻后,开始了游学生涯,做过家庭教师,当过幕僚,55岁时被荐任安东(今江苏涟水)知县,但为官仅一月便弃官而去,为此他曾刻有“弃官先彭泽令五十日”印章,常钤于书画作品上。吴昌硕后半生多来往于江、浙、沪之间,批阅大量历代金石碑版、玺印、字画,眼界大开。晚年定居上海,广收博取,诗、书、画、印并进,声名大振,公推为艺坛泰斗,成为“海派”艺术的代表、近代中国艺坛承前启后的一代巨匠。1927年11月29日因中风卒于上海寓所,享年84岁。1933年11月,迁葬于浙江余杭县塘栖附近超山报慈寺西侧山麓,墓地坐落于宋梅亭畔。墓门石柱上刻有沈淇泉(卫)所撰联语:"其人为金石家,沉酣到三代鼎彝,两京碑碣。此地傍玉潜故宅,环抱有几重山色,十里梅花。"鄣吴村有他的衣冠冢。西泠印社辟有吴昌硕纪念室。1984年,在递铺镇建吴昌硕纪念馆,1987年,修复其在鄣吴村的故居。吴昌硕的绘画、书法、篆刻作品集有《吴昌硕画集》、《吴昌硕作品集》、《苦铁碎金》、《缶庐近墨》、《吴苍石印谱》、《缶庐印存》等,诗有《缶庐集》。吴昌硕有三子一女,次子吴涵、三子吴东迈均善篆刻书画。
      吴昌硕早年受家庭影响,对书法及篆刻艺术有着浓厚的兴趣,直到30余岁才在友人劝说下开始习画。最初从学于潘芝畦门下,后在交游中结识了许多当时的著名书画家,如杨岘、蒲华、任伯年等人,皆与之为师友。吴昌硕在向当时名师学画的同时,还善于向古人学习,对明代的写意花鸟画大师陈道复、徐渭,清初的八大山人、石涛以及中期的“扬州八怪”都悉心宗学,取其所长为己所用。更由于他有着坚实的书法和篆刻功底,能够将它们与绘画艺术有机地结合起来,在用色上大胆创新,遂形成了独特的艺术风貌,作品具有浓郁的金石气,别具一格,开海上绘画新风格,对后世大写意花鸟画产生了巨大影响。
      吴昌硕最擅长写意花卉,受徐渭和八大山人影响最大,他自己说:“我平生得力之处在于能以作书之法作画。”他常常用篆笔写梅兰,狂草作葡萄。所作花卉木石,笔力老辣,力透纸背,纵横恣肆,气势雄强,布局新颖,构图也近书印的章法布白,喜取“之”字和“女”的格局,或作对角斜势,虚实相生,主体突出。用色上似赵之谦,喜用浓丽对比的颜色,尤善用西洋红,色泽强烈鲜艳。名重当时的画家任伯年对吴昌硕以石鼓文的篆法入画拍案叫绝,并预言其必将成为画坛的中流砥柱。吴昌硕作画用“草篆书”以书法入画;线条功力异常深厚。虽然从状物绘形的角度看其线条的质感似乎不够丰富、切实,但恰恰是舍弃了形的羁绊,吴昌硕的绘画才步入了“意”的厅堂,从而形成了影响近现代中国画坛的直抒胸襟,酣畅淋漓的“大写意” 表现形式。
      吴江博物馆所藏《菊石图轴》是吴昌硕中年时期的作品,该图用了没骨法描绘菊石施墨浑厚沉稳而又淋漓酣畅,构图不拘陈法,巧于设陈布势。画中一直秋菊自上而垂,风姿绰约。挥洒之中妙趣横生,其显现出的画境充分地印证了本幅题画诗:“老菊独得秋之清”。没骨点染法是一种较写意的画法,此法基本不用渲染。一笔下去有浓有淡,既表现花卉的形质又有书画笔意。吴昌硕画菊花多用双钩像此幅写意的菊花在他的作品中是不多见的,也是这幅作品的研究价值所在。吴昌硕在用色上,更多的运用复色,画中适当地运用白粉和胶能做到不浑浊晦暗,实属不易!吴昌硕绘画的布局讲究气势,所画花木常如本图一样,用对角倾斜之势,用墨浓淡相宜,设色俏丽鲜艳,雅妍相兼,衬托出菊花的独特风韵。画中配以岩石,极尽穿插之妙,而又变化出各种构思奇妙的布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