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天气
首页 \ 学术园地 \ 藏品赏析文章 \ 正文


 
蒲华《君子高风图轴》赏析
作者:沈亚飞       发布于 2012-2-7 12:41:41
 
     《君子高风图轴》乃晚清画家蒲华之作,是吴江博物馆馆藏中为数不多的蒲华画作精品。此图轴纵136.7厘米,横35.3厘米,纸本水墨;款识:君子高风,蒲华;钤印:蒲作英(白)。
        蒲华(1839-1911),字作英,号胥山野史,种竹道人,一作胥山外史,室名九琴十砚斋、芙蓉庵,亦作九琴十研楼,秀水(浙江嘉兴)人。他是晚清“海派”画坛具有创造精神的代表画家,与吴昌硕、虚谷、任伯年并称“海派四杰”。 蒲华幼时,从外祖父姚磐石读书,后曾师事林雪岩,后入庠为秀才,耽吟咏,嗜书画,下笔有奇气。然其性格喜好追求自由,与刻板约束、窒息个性的科举八股文格格不入,不耐恭楷誊录,科举最终止于秀才。偏离仕途的他此后专心致志于书画创作,携笔游四方,先后客居台州,复流寓温州、宁波、杭州等地,以卖画为生,最后寓居上海,进入晚年的蒲华笔老墨精,超迈群伦。虽然时局动荡,百姓艰辛,以卖画为生,笔润微薄,却也其乐融融。蒲华的妻子亦是能文善墨的女子,陪伴蒲华左右,结社舞墨,琴瑟和鸣!红颜薄命,相依十年,妻子就病逝了,蒲华悲怆泪下:“十年结知己,贫贱良可哀”、“良缘何其短”[1]等文字。纵观蒲华一生,贫困潦倒,以“邋遢”著名,绰号“蒲邋遢”,但他却保持着一颗向往自由、追求自由的天真烂漫的赤子之心,清高随性,以写意书画作为人生寄托和慰藉。蒲华的画作在传承以书入画的传统上独辟蹊径,别树一格,洋洋洒洒,畅快淋漓。吴昌硕概叹他是“富于笔墨穷于命”。他“豪横人间笔一枝”,却“沉玉埋珠、难获世珍”,几为世人所遗漏。然现世的人们逐渐欣赏他的画风,近年来他的作品拍卖价格也不断攀升。更有人提议把蒲华列入“浙江五大家”,蒲华的家乡嘉兴也时刻记挂着蒲华,举行一系列纪念活动。幸哉!
      高山流水,知音难觅。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蒲华一生所交知己,恰似高山流水遇知音。蒲华的知交中友情最深的是吴昌硕。蒲华猝然逝世时,身旁无亲无故,是吴昌硕等知己好友为他料理丧事。他去世后,其墓志铭是由常熟沈汝瑾(1857-1917)撰述,由吴昌硕书写的,可看出同道对他的怀念与敬仰。蒲华的大写意风格在早期对吴昌硕是有一定影响的。谢稚柳先生在《海上名画》前言中这样描述:“蒲华的花竹与李复堂、李方膺是同声相应的,吴昌硕的墨竹,其体制正是从蒲华而来。”[2]吴昌硕对此毫不讳言,他盛赞蒲华的墨竹:“墨渖淋漓,竹叶如掌,萧萧洒洒,如疾风振林,听之有声,思之成咏,其襟怀之洒落,逾恒人也。”[3]二人曾合作《梅竹图》。黄宾虹评价海派画家时认为蒲华的山水最好,“海上名家,蒲作英山水为胜。”他认为蒲华的山水虽粗不犷,大写意却很耐看。蒲华是“海上第一家”。吴昌硕的“忘年交”潘天寿,对蒲华不吝啬赞美之词,在《西湖小隐图》的尾跋上,潘天寿题写了一首七言绝句:“六桥烟水真清丽,天付幽人任作家。笔底谁能偏邋遢,年来我亦忆蒲华。”众所周知,潘天寿是极少在观画时写题跋的画家,可见潘天寿赏识蒲华的才情。
      画竹艺术在我国传统绘画艺术中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时至今日,中国的画竹艺术仍保持长盛不衰的势头,当是中国特有的文化现象。中唐时期,竹已形成专门的绘画题材;北宋时期文同开创了“湖州竹派”,被世人尊称为墨竹绘画的鼻祖;元代的柯九思、高克恭、倪瓒,明代的王绂、夏昶、徐谓,清代的石涛、郑板桥、吴昌硕等都是各树新风的画竹大家。而蒲华的墨竹与之相比并不逊色,可谓在学习他人的基础上独树一帜、自成一派。他的很多早期绘画作品虽提名为仿古人之作,但从设色技法来讲,学习的更多是同代画家。中期作品有着清初“四王”和石涛影响的痕迹,却不失个人风格。晚年作品,更多地学习了徐青藤等人的画风,奔放而直率。
      吴江博物馆所藏的《君子高风图轴》是蒲华众多关于竹子的画作之一,只因其酷爱挥洒笔墨,专攻花卉和山水,尤爱画竹,因而蒲华所画之竹被称为“蒲竹”。就像缶老所回忆:汗背如雨,喘息未定,即搦管写竹石[4]。且他人向蒲华求画不是一件难事,只须请他饮酒,待其酣醉之时准备好笔墨纸砚,蒲华画意油然而生,挥洒笔墨。观赏《君子高风图轴》这幅画面,只见岩石、绿苔和修竹浑然一体,又错落有致。绿苔依附岩石而生,墨笔点点,点缀其中。修竹下笔有力,一蹴而就,竹节不多,笔由湿而干,墨由浓而淡,墨饱之处,修竹水润如真,枯笔之处,苍劲有力。恰似一阵微风吹过,大竹叶小竹叶叶叶翻卷,竹叶声声,迎风摇曳,仿佛身临其境,感受着着翠绿竹海带来的安宁。蒲华此幅画作不正体现了他的清高随行,豪情满天么?他必定是以竹子的高风亮节时刻要求自己。不得不说,蒲华作画,亦是在画自己。古人绘画不离书法,两者兼而修之,蒲华更是诗书画全才。他的作品无一不体现了他豪放、天真烂漫的个性,墓志铭上的“年臻耄耋心婴儿”一评恰如其分。
      在蒲华的崇拜者心中,他是一位难得的坚持自己的信念挺直腰杆作画的画家,恰如他所钟爱的竹子之高风。


[1] 蒲华《悼亡》,转引自《蒲华书画集》,蔡耕、富华,人民美术出版社。
[2] 转引自《一代画宗蒲华》,嘉兴日报电子版,记者陈苏。
[3] 吴昌硕《芙蓉庵燹余草序》,转引自《蒲华书画集》,蔡耕、富华,人民美术出版社。
[4] 吴昌硕《芙蓉庵燹余草序》,转引自《蒲华书画集》,蔡耕、富华,人民美术出版社。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