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天气
首页 \ 学术园地 \ 学术论文 \ 正文


 
吴江汾湖雪巷村出土太平天国时期火炮
作者:       发布于 2012-4-18 9:54:01
  

吴江汾湖雪巷村出土太平天国时期火炮

 

20122211830分许,汾湖经济开发区雪巷村村民在河道清淤取土时发现一门火炮,随即报警,金家坝派出所迅速出警,看护现场,并及时通知相关部门。

2012222上午,吴江市文物部门、人武部门工作人员赶到现场,对该火炮进行了确认。通过对现场的实地了解,河内可能还留有多门火炮。相关部门领导立即做了相应部署,要求工程施工方密切留意,如有发现,需及时上报公安、文物部门。22425日、26日、28日,河道内另外五门火炮被陆续打捞了上来。目前挖掘工作已近尾声,具体发掘情况如下:

一、  出土器物情况

六门火炮出土于4×10水域内,经度120° 4745.17纬度31° 713.92,出土时未发现沉船痕迹。出土位置如下:

6门火炮均为铁质,保存较好,情况如下:

①炮1通长131、炮口长11.5、炮口外直径12、内直径8.5、炮膛长97、药室长10厘米。炮膛从药室至口部逐渐内收。

2通长136、炮口长12.5、炮口外直径10、内直径7.5、炮膛长96、药室长15厘米。炮膛从药室至口部逐渐内收。

3通长100、炮口长8、炮口外直径12、内直径8.5、炮膛长75、药室长9厘米。炮膛从药室至口部逐渐内收。

4口短而外侈,呈盘状。炮膛从药室至口部逐渐内收。通长131、炮口长2.5、炮口外直径12、内直径8.5、炮膛长79、药室长10厘米。炮膛从药室至口部逐渐内收。炮身铸有铭文,为“太平天国辛酉十一年十二月  日立,侍府将马、溧阳佐将程、水师主将胡仝(通同)造”, 有铸炮者“蘅天福安铸”落款。

5通长131、炮口长11.5、炮口外直径12、内直径8.5、炮膛长95、药室长11厘米。炮身中间铸有皇冠图案。炮膛从药室至口部逐渐内收。

6口呈盘状。炮膛从药室至口部逐渐内收。通长113、炮口长16、炮口外直径15.5、内直径6.5、炮膛长74、药室长15厘米。炮身中间铸有皇冠图案,图案下方标有2 PR;在炮身前部刻有“M.CRAZEBROOKSONC”和“LIVERPOOL”两行英文字;在炮身后半部引信空上方刻有“E C ”和“L”英文字母。

                                           

        1                                2                              3

        

                                                              

         4                                5                                6

 

二、相关文献记载及实地考察情况:

为了弄清这几门火炮的年代、来历,根据六门火炮的时代特征及铭文,文物部门查阅了相关历史资料。

     1、历史背景

     1860年(清咸丰十年)6月,太平军攻克苏州,忠王李秀成设立苏福省,同年六月十三日,侍王李世贤部以马队率先进攻江震,清吴江知县田人熙乔装出逃,经同里去上海。侍王部占领吴江城后,挥军南下。614,占领平望,克盛泽、黄家溪、王江径直至嘉兴。此后,忠王李秀成攻同里、北厍、黎里、芦墟。谭绍光部攻占震泽,占领吴江全境。忠王李秀成克昆新(昆山、新阳)、太仓、嘉定、青浦、松江,把清军驱赶至上海县境。一直到1863729,吴江被清军收复,历时三年多。

光绪《吴江县志续志》记载“咸丰十年庚申四月二十五日,吴江县城陷,知县田人熙以无兵不能守出赴上海…… 六月初八日,黎里陷,同里先黎里十日陷,死者数十人。莘塔凌氏、雪巷沈氏亦募勇聚团,至是亦散……”通过相关文献资料可知,在太平军进入吴江初期,雪巷沈氏曾组织团练抗击太平军。清同治二年李鸿章兵分三路进军苏州。1863年,清军收复吴江,同里、屯村、汾湖、北厍一带均为太平军与清军的战场。

   2、同时期吴江、周庄地方武装势力情况

  董蔡时《太平天国在苏州》一书中记载:太平军攻占苏州初期,只捕捉清军主力,兵锋并未深入农村,因此,农村中的地主团练势力不仅依然存在,并且有所扩大。1860年七月经清侍郎吴江殷兆镛推荐,清政府任命吴江杨振甫、殷兆铨等为江南督办团练大臣,帮助盛泽孙金彪和周庄费玉成、费金绶等发展枪匪势力,并以上海为巢穴,游兵出没,与吴江、元和、青浦等地的团练暗通声气,团练、枪匪肆无忌惮。清蓼村遁客《虎窟纪略》亦曾记载:“黎川卜小二、孙四喜、阿玉等,横行无忌,聚党数千人,啸集船上,枪炮皆备,名曰抢船。”1862年春,太平军同时出击,兜剿枪匪,大量歼灭地方武装力量。但由于太平军内忠殿左同检熊万荃利用职权,改剿为抚。先后招抚费玉成等团练、枪匪,并给他们封官进爵。从此他们戴上太平军的帽子,继续团练,暗地里又戴起清朝的翎顶,向上海清江苏巡抚衙门谍报太平天国的军情,并购买大量军火,伺机叛变。

费秀元,又名玉或玉存、玉成,元和县周庄镇枪匪头子,1860年前因捐饷得都司职衔,为害乡里。1860年夏,太平军攻取苏州,苏州官绅韩履卿等逃避周庄,使费秀元接收清督办江南团练大臣的指挥。这时苏州太平军严厉镇压地主团练,费秀元势孤难存,阳受招抚,暗中继续进行反革命活动,与忠殿左同检熊万荃结为把兄弟,“誓为同死”并参与叛徒熊万荃、钱桂仁等妄图袭取苏州的阴谋活动,1862年春,费秀元死,由其长子费金绶继统枪匪。后来清江苏巡抚李鸿章率军反扑吴江,将费金绶所统枪匪改编为抚标水师新后营,随军进犯吴江。当时周庄费玉成父子枪匪势力具有相当强的武力,并成为清政府收复吴江时的一只主要武装势力。

3、太平军火器使用情况

太平天国与外国军火贸易规模巨大,在战火频仍的1863年,忠王李秀成、慕王谭绍光还致书常胜军首领戈登谈军火交易事宜:至各人军装炮械,彼此皆知底细,你处图利,我处置办,听从通商,原无禁令。此时你处若有枪炮洋货,仍即照常来此交易。(《太平天国文书汇编》,中华书局1979年版)曾与太平军大做军火生意的美国琼记洋行商人罗伯特·费伦向上司汇报说,太平军欢迎外国人同他们做买卖,……他们首先需要的是军火,有多少要多少。(转引自聂宝璋编:《中国近代航运史资料》)太平天国通过各种途径从外国商贩那里购得的军火种类繁多,包括各种枪炮及军械配件、兵船、弹药等。数量也是惊人的。如18624月上海一家洋行一个月之间就卖给太平军步枪3046枝、野炮795尊、火药484桶即10947、子弹18000发、炮盖450多万个。据曾投归太平军的美国人马敦估计,苏州太平军中有三万枝外国枪,四分之一的兵士配有步枪,忠王李秀成的1000名卫队则全部配备来复枪。1863年年8月,原常胜军统领白齐文投归太平军后,慕王谭绍光曾派他赴上海购买洋枪军火,并示意他能买到多少枪枝,就让他带多少部队(王崇武、黎世清译:《太平天国史料译丛》)

4、雪巷沈氏及雪巷实地走访情况

雪巷村位于古镇同里、周庄中间,北依白蚬湖(据传, 白蚬湖为古代重要的东江水道”),是一个典型的江南村落。一条较为宽阔的南北向河道沟通牛长泾与白蚬湖。雪巷沈氏,先世出湖州竹墩,明季避兵遂居吴江,据传雪巷沈氏与沈万三同属一支,清道光年间沈懋德拥有良田万亩,成豪富巨族。兴建花园第宅,园名为江曲书庄,台馆池石,称绝一时,如今村上还残留巨大石柱礅许多。沈氏刻书之风相传数代,沈懋德之孙沈瓞生于咸丰年间刻成《国朝文征》 40 卷。咸、同年间,太平天国战事波及吴江,雪巷多有兵燹之难,书版损毁甚多。光绪年间,沈瓞生晚年因夫人卒,始揪然不乐,忽舍陆而楼于舟。家人不戒于火,一宿间书庄第宅悉化煨烬。其劫馀碑版书画典籍,分给诸子者,价犹值巨万,终不一视。舟居二年而殂

仲莲,推测是为沈懋德仲子。太平军侵占吴江初期,曾组织乡勇团练抗击。《柳兆薰日记》记载:“十九日······今日不知同川消息,据松兄信赖,同川有雪巷沈诵莲援助,兵勇三百,大获胜仗,以确为幸。” 《同里镇志》记载:清咸丰十年四月二十四日(1860613)太平军攻克吴江县城。四月底,同里镇在同里巡检司、士绅的发起主持下,成立民团、圩团及练勇、保卫局等地方武装,招募团勇一百余名,并借调雪巷巨富沈仲濂私人护院武装,号称济勇,拥有大炮8座,分别驻守庞山湖东口的塔婆庵(称水营)和庞山湖南口的王家木桥、长生桥(称旱营)。从上述史料可以看出,当时的沈家私人武装是具有一定规模的。

201231,对雪巷村村民沈宝珠(79岁)、陈福云(83岁)、王秋明(76岁)实地走访,口述总结如下:

1)未听祖辈说起太平军侵占过雪巷

2)解放前还有花园、假山、旱船,但已经荒废,剩余70-80间人家,说明以前沈家非常富有

3)一段河驳岸为解放后拆除,曾有石狮子等。抗战时,日本人曾从村内沈家宗祠门前取走铁炮一门(直径约40公分

4)大炼钢时期,村内无运送铁器的船只沉没。

三、初步结论:

1、六门火炮使用年代应为太平天国晚期(1860-1863年);

2、两门皇冠火炮制造国为英国;

3、从一门火炮炮身上铭文有太平天国字样可知,该批铁炮应为太平军与清军的战争遗物。

四、其它待考证:

从六门铁炮出土情况可知,该批铁炮应为有目的性的集中沉于雪巷沈家船舫下,至于是谁将该批铁炮沉于水中,存在以下几种可能:

1、从史料中推测,可能为太平军战败途中为减轻船只重量,将火炮集中沉入沈家船舫下,以待日后打捞取出;

2、雪巷沈家与周庄地方武装势力关系密切,该批火炮可能为周庄武装势力战争缴获后,沈家通过关系取得,以便武装沈家自身势力。太平天国败亡后,沈家怕清政府追究,将六门火炮沉入水中;

3、太平军在吴江的三年多时间内,对吴江地方武装势力从剿到抚,沈家亦有可能通过某种关系从太平军手中取得该批火炮来武装自身势力,太平天国败亡后怕清政府追究而沉入自家船舫下。

以上三种推测均有可能,目前未从相关史料上发现有关记载。但无论是谁将该批火炮沉入水中,均应与沈家有关,沈家做为吴江望族,该批火炮集中沉于沈家船舫下,沈家不可能不知情。

该批火炮目前已移交至吴江博物馆,并经过清理得到了妥善的保管。雪巷村六门火炮的出土,为研究太平天国历史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对研究近代中外关系史和兵器史都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