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天气
首页 \ 学术园地 \ 藏品赏析文章 \ 正文


 
刘墉《行书临董香光卷》赏析
作者:沈亚飞       发布于 2012-7-3 10:14:15
 
     《行书临董香光卷》是清刘墉的书法作品,现藏吴江博物馆。此手卷为纸本,纵22.7cm,横100.5cm;款识:己未六月三日,临香光书,石菴;钦印:御赐海岱高门第(白),刘墉之印(白),半轩松月(朱),莺湖唐九(朱白),小渔珍玩(朱)。
      刘墉(1719~1804),字崇如,号石庵,另有青原、香岩、东武、穆庵、溟华、日观峰道人等别号,清代书画家、名臣,山东人。刘统勋之子,乾隆十六年(1751年)进士。官至内阁大学士,为官清廉,有父之风。卒后,谥文清。
      上世纪90年代播出的电视连续剧《宰相刘罗锅》曾经风靡一时,李保田先生演绎的刘罗锅家喻户晓,电视剧中的刘墉与和珅在朝廷、在民间,对公事、对私事发生了一系列斗智斗勇的故事,他的罗锅儿和机智、清廉的形象深入人心。然而民间传说有误。第一,刘墉并非宰相。明朝废除丞相制度,设内阁大学士协理文书。清朝沿明制设内阁大学士,雍正时设军机处,内阁成为闲曹,军机大臣成为事实上的宰相。明、清习惯上都称授大学士为拜相,但无正式宰相名份。第二,刘墉不是罗锅儿。清朝选官是以“身言书判”作为首要条件的,这始于唐选官时考核。唐代士子通过礼部试,进士及第后,不直接授官,须再通过吏部选官一关。其内容,先试收判,书楷法遒美,判文理优长为合格;试而后铨,察其身言,身必体貌丰伟,言须言辞辩正。清朝选官又以“身”为首要,“大挑”便是佐证。清乾隆十七年(1752)定制,三科(原为四科,嘉庆五年改三科)不中的举人,由吏部据其形貌应对挑选,一等以知县用,二等以教职用。每六年举行一次,意在使举人出身的士人有较宽的出路,名曰大挑。刘墉是乾隆十六年的进士,乃科班出身,即便称不上英俊,也不可能是背负罗锅儿的残疾人士。
     《清史稿 卷三百二》(列传八十九)浓墨重彩地描述了刘墉一生在官场的起起伏伏,对于刘墉的书法评价则只有一句:“墉工书,有名於时”。乾隆时期,翁方纲、梁同书、王文治、刘墉并享书法声誉,人称 “四大家”,“四大家”另一说是:刘墉、王文治、成亲王、铁保。不管何种书法,刘墉都名列其中,可见他的书法成就之高。刘墉是传统帖学之集大成者,晚年又是碑学先哲。清代书学理论家包世臣《艺舟双楫》称:“文清少习香光,壮迁坡志,七十以后潜心北朝碑版,虽精力已衰,未能深造,然意兴学识,超然尘外。”近人康有为《广艺舟双楫》称“石庵亦出董(其昌),然大厚思沉,筋摇脉聚,近世行草作浑厚一路,未有能出石庵之范围者,吾故谓石庵集帖学之成也。”这两位极力鼓吹碑学的文人,能对刘墉的评价如此之高,不只是因为刘墉晚年初涉碑学,更多的原因在于刘墉的书法自成一格。又有清人张维屏于《松轩随笔》称:“刘文清书,初从赵松雪入,中年后乃自成一家,貌丰骨劲,味厚深藏,不受古人宠拢,超然独出。”刘墉书法之境界可以“静”、“淡 ”、“清”三字概括,这是他超过常人之处,备受历代人所喜爱。刘墉尤善小楷,后人称赞他的小楷,不仅有钟繇、王羲之、颜真卿和苏轼的法度,还深得魏晋小楷的风致。刘墉兼工文翰,博通百家经史,精研古文考辨,工书善文,名盛一时, 传世书法作品以行书为多。著有《石庵诗集》刊行于世。
      《行书临董香光卷》,顾名思义,刘墉临写的是明朝董其昌的书法作品。手卷上的文字内容节选自唐朝王勃的《释迦如来成道记》:“净法界身本无出没。大悲愿力示现受生。洎兜率陀天。为护明菩萨。降迦毗罗国。号一切义成。金团天子选其家。(白)净饭王为其(家)父玉象乘日。示来于大术胎中。金轮作王。创诞于无忧树下。”王勃可谓大名鼎鼎的初唐四杰之一,他的《滕王阁序》脍灸人口,家喻户晓,却鲜有人知《释迦如来成道记》,其实这篇文章算得上是中国佛教文学史中的里程碑之作,并且已经成为后世佛传艺术中的文学、绘画、雕塑创作的“宗致纲领”。刘墉虽有“临写董其昌”之意,却有自己的特色。一如刘墉的风格,这幅手卷上的书法初看圆润软滑,若团团棉花,好似朵朵棉团堆积而成,似有“墨猪”之嫌。细审则骨骼分明,内含刚劲,最能体现“绵里裹铁”、“绵里藏针”的妙用风格,却不露锋芒。尽管他以浓墨、笔画丰肥为主要特点,却也常常出现细瘦如筋、刚强有力的笔画,忽肥忽瘦,变化无常,又表现了藏巧于拙、自成万态的情趣。字字独立,字与字之间无过多牵丝,然气脉贯通,一气呵成。这幅手卷写于嘉庆四年(1799),是其晚年作品。晚年之作稍瘦,异于中年,更异于初学董其昌书法之时的珠圆玉润,美女簪花般的风格。
      所谓“字如其人”, 他把优游养性与作为朝廷重臣所具有的儒雅气质结合在了一起,透过他那温集敦厚的书法风格,可以使人感到儒家思想的温恭俭让、智圆行方的人格心态。
 吴江馆藏 刘墉 《行书临董香光卷》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