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天气
首页 \ 学术园地 \ 藏品赏析文章 \ 正文


 
翁方纲的行书《述书赋》漫话
作者:徐莎妮       发布于 2012-7-3 10:16:35
 
 
 
       吴江博物馆收藏的行书《述书赋》轴,是清代书法家、文学家、金石学家翁方纲的作品。此轴纵132.3厘米,横31.3厘米。释文:草分章体,肇起伯度。魏之仲将,奋藻独步。或并泉浦溢,或错玉班布(赋)。如凝空(空凝)断云,水泛连鹭。永兴超出,下笔如神,不落疏慢,无惭世珍,壮文几而志成,与贞白而结邻。然则穷极奥旨,逸少之始。武未尽善,韶乃尽美。犹以为登岱山之崇高,知群岫之迤俪。款识:节录述书赋,方纲。铃印:苏米斋(朱)翁方纲印(白)覃谿(朱)。
      翁方纲(1733~1818),字正三,一字忠叙,号覃溪,晚号苏斋。直隶大兴(今属北京)人,清代书法家、文学家、金石学家。乾隆十七年进士,历督广东、江西、山东三省学政,官至内阁学士。精通金石、谱录、书画、词章之学,书法名闻天下。著有《复初斋诗文集》等。
      翁方纲的学问非常淹通,乾隆三十八年,清廷开设四库全书馆。翁方纲被任命为《四库全书》纂修官,又担任编修一职。在四库馆任职期间,他与朱筠、钱大昕、桂馥、黄易、丁杰等人常去琉璃厂书肆访书,所集金石拓本日渐增多。翁方纲的文才很好,在北京任职期间,曾与黄景仁同游陶然亭、窑台,并为陶然亭撰写过楹联:“烟藏古寺无人到,榻倚深堂有月来”。现在,这副楹联仍悬挂在陶然亭正面的抱柱上。此联描写的是古时陶然亭的景致。上联“烟笼”,指烟雾笼罩。整句写白天的清静,古寺被烟雾笼罩,无人到此;下联述夜晚的安谧,深堂处于树林之中,只有明月照映进来。以“无人”与“有月”的对比描写,显现了庵堂幽深绝世的风貌,蕴含着超凡脱俗的韵味。作者是当时的达官显宦,但对世俗的尘嚣,颇感腻味,发现城内竟有这“无人”“有月”的古寺,真像进入世外桃源。联语表达了他向往隐居生活的心情。
      翁方纲精于考据、金石、书法之学,又是清代“肌理说”诗论的倡始人。书学欧、虞,谨守法度,尤善隶书。翁方纲六七十岁时还能在灯下作细书,阅蝇头字,功力精熟可见一斑。每过一岁,翁方纲必用西瓜子写下四个楷字,五十岁后写“万寿无疆”,六十岁后写“天子万年”,至七十岁后则变成“天下太平”。最后一年元旦时,写到第七粒西瓜子,眼睛因疲劳看不清东西了,他感叹地说:“吾其衰也!”不久便去世了。《清朝书画录》把他和刘墉、梁同书、王文治齐名,并称“翁刘梁王”。亦与刘墉、成亲王永瑆、铁保齐名,称“翁刘成铁”。包世臣《艺舟双楫》称:“宛平翁方纲书只是工匠之精细者耳,于碑帖无不遍搜默识,下笔必具其体势,而笔法无闻。”马宗霍《霋岳楼笔谈》称:“覃溪以谨守法度,颇为论者所讥;然其真书工整厚实,大似唐人写经,其朴静之境,亦非石经残字到也。”翁方纲还著有《两汉金石记》、《粤东金石略》、《汉石经残字考》、《焦山鼎铭考》、《庙堂碑唐本存字》等金石学著作。故世之言金石者,必推翁家。
     翁方纲的书法主要学习唐楷,初学颜真卿,后专学虞世南和欧阳询,尤其用功于欧阳询的《化度寺碑》,他的行书主要学习米芾、董其昌及颜真卿。翁氏学书强调笔笔有来历,包世臣《艺舟双楫》记载了一个他与刘墉互相讥评的故事:“乾隆间,都下言书推刘诸城(指刘墉)、翁宛平(指翁方纲)两家。戈先舟学士,宛平之婿而诸城之门人也。尝质诸城书诣宛平,宛平曰:‘问汝师那一笔是古人’。学士以告诸城,诸城曰:‘我自成我书耳,问汝岳翁哪一笔是自己。’”由此可见翁方纲的学书态度之严谨,从学书练基本功这个方面说,他的确达到了很高的境界,《梦园丛说》曾载“翁覃溪先生能于一粒芝麻上写‘天下太平’四字”。但他只是在技巧上下工夫,而始终墨守前人成规,终究只是以工夫见长。包世臣评翁方纲的书法“只是工匠之精细者”,可谓不诬。
      翁方纲与书圣王羲之《兰亭序》的石刻拓本中的《定武兰亭》,也有一段翰墨缘。此拓本南宋赵子固曾以五千金向庐宗求购一册,携归途中在升山舟覆落水,他急持拓本举出水面,大呼:“我性命可弃,而此不可弃!”故后世又称此本为《落水兰亭》。《落水兰亭》自宋至清,历经21位著名鉴藏家及达官显宦收藏,可谓流传有绪。乾隆四十七年,翁方纲在曹文埴处亲见此帖。于是他借观“把玩竞日,尚恍久之”,以至“晴雨眠食,行住坐卧,无刻不在《落水兰亭》卷侧”。在此期间,翁方纲又借天目山房宋拓本与之对校,以穷日之力,历时一日,精摹而成《落水兰亭圳向拓卷》。此卷的绢上摹有王铎“墨林至宝”隶书题字,其后用黄绢响拓《兰亭序帖》凡324字,多以藏锋钝笔而成,顿按则含蓄其内,并依兰亭刻石划出格栏,原石的缺损裂痕处均以墨线在绢匡上勾成石墨纹缕,“宛具云烟枝蕾之状”。翁方纲自乾隆四十六年至嘉庆十七年近32年里,在卷后以楷、隶、行诸体题跋达30段近6500字,以至“纸不能容也”,可见他对王羲之书法的研究之深。
      吴江博物馆所藏行书《述书赋》轴,用笔法度森严,行气连贯,体现了翁方纲较为全面的书学修养和书法技巧。严谨的书写态度是学者书法的重要特征,尤其像翁方纲这样一位金石书法学者,在他的书作中始终饱有这种气息,这也是我们当代书法家中比较缺乏的。翁方纲《跋王觉斯书》云:“夫真、行、草,理虽一贯,而格必兼通,未有不精楷而能作行草者,亦未有不博通行草而专精真楷者。”这就是翁方纲在书法上全面修养的自我表白,对当代中国书法的发展还有一定的启示。
吴江馆藏翁方纲《述书赋》轴
 
 
回到顶部